请你吃法棍

—没有什么是分不开的
—我与我的祖国例外

all瓷.出来玩不是干这些的吧?

all瓷.等下,出来玩不是干这些的吧?


美/俄/苏/南—瓷爹


爹爹对不起()





1.


“所以,谁能给我解释一下,”瓷把目光移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两个人,“为什么你们会回来?”


美嫌弃的看向两人,“而且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白宫里,你们是不是一直没放弃对他的念头,”“哼,想都别想!”


“确实一直没放弃炸他的想法,”苏喝了一口茶几上冲好的茶水,“至于我们回来 这件事,我并不知道,我只知道一睁眼就是你这种令人作呕的面孔。”


瓷按了按头部的太阳穴,他现在头很疼,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的几个前男友和现男友欢聚一堂?


虽然说唯////物////主////义不信这些,但是这件事出奇的发生了。


“呃......”瓷东看西看想把这场马上爆发的战争的幼苗给拔断,俄示意瓷看看窗外,嗯,不错,是个好气象,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等等跑偏了。


瓷看着早在角落里积灰的帐篷,再看看天气,心生一计。




2.


“老师,既然你俩都回来了,要不然我们.....去野营?”


苏思考了一会:“那准备东西吧。”


瓷在心里夸奖自己,阻止了第////////////三////////////////次/////////////世////////////界///////////////大///////////////战,然后便把美和俄给拉走了,给苏和南的解释是怕吓到别的小郭。


南还想说什么,但是听到瓷的解释只得罢休。


fuck,你拉我出来干吗?我要和那个老列巴决////一////死////战!“美出来后不满的抱怨。


”滚蛋,我才不想再爆发战争,而且那是我房子,等我回来你们四个就把我家拆的不成样了吧?“


美沉默了,他站在原地思考了两分钟,貌似想到了什么不妙的事情总而言之,看瓷的目光有些不对劲。


瓷虽然不喜欢这种眼神,但也没多说什么,毕竟没有比bf战///////////////争更麻烦的事情了。


谁说不是呢?




3.


瓷把要买的东西给两人发了过去,然后便自己推着购物车走了,叫两人也分头行动,效率快点。


等到结账的时候,瓷一遍遍核对单子上的东西,然后看见美鬼鬼祟祟的躲在一旁的购物架前。


“美利坚你在干嘛,”瓷注意到美藏在身后的东西,“你拿着轮椅干吗?”


“我最近不适宜走动,我要坐轮椅。”


放屁,昨天他还和加他们在哪里打篮球呢,今天腿就不适宜走动了?


瓷显然对美的谎话保持非常怀疑的态度,但是他没有多想,“money你自己付。”


“我觉得你不差这点。”


“不,我差,你还了我就不差了,你还了我给你买。”


“我还是自己付吧。”




4.


“你从那里找到的这块地方。”俄看着这片美丽却没人靠近的地方感到疑惑。


“哼,灯塔知道的事情不比鲁莽的熊多?”


美不满的看着,要不是为了计划,他才不会把他的宝贝贡献出来呢。


“那,老师,你和南哥能不能帮忙把帐篷给搭好?”


美却靠在他耳边:“比起这些,我们有一个更加好玩的玩////具。”


瓷顿时感到不妙,尤其是看到其他三个人也慢慢靠近了过来......


“我记得我们没带其他东西过来。”强忍着镇定,说了一句。


“怎么能没带呢?那作为补偿,”


“Honey, you can be this toy.”




5.


瓷被几人按在了草地上,“其实我们可以搭好帐篷在里面。”


Ame kissed cn's neck."No one will come here, I promise."


"Please, be gentle. I have to work tomorrow."


"Don't worry, it won't hurt much."


"Don't we come out to play is the meaning of this? "


"This is just as fun, porcelain."




6.


“四个骗子,”瓷揉着脖子,“我这样还怎么继续玩?”


美把提前准备好的轮椅推了出来,“就这个吧,一样能跑只不过不能跳而已。”


瓷毫不留情给了一拳。






完.

all瓷.当众人穿越回瓷家古时候

all瓷.当众人穿越回瓷家古时候




—————



几人还想说些什么,但是楚楚的声音已经消失了。这才环顾了一下这个房子。


“这里面是有网的?”俄指着一个路由器问其他几人。


“看样子是这样的,”瓷用手机试着连了下网,翻了几页在桌子上摆放的书籍,“貌似我们还可以回到这个地方。”


法看着美手上的可乐,心生疑惑:“你是随时随地都带着它们吗?”


“我从冰箱里拿的。”美喝了一大口,顺便把靠着的冰箱门给拉开。


“这样看来,在这住一段时间也不是什么问题。”


“混蛋,把你手上的鱼给我放下!”


“闭嘴,法国青蛙。”


美和俄注意到瓷半天盯着那本书,刚想好奇的探上去,瓷却突然站起来,“别吵了,先找钥匙吧。”


“什么钥匙?”


“出去的钥匙,他们把钥匙藏在一个箱子里,这房子不小,我们也不熟悉,先分头找吧,有事我们群里联系。”


“那就听你的。”美不舒服这种被人命令的感觉,因为通常他才是发号施令的那个。


瓷先行去了一个房间,里面摆着一些很古老的东西,看着脚边堆积的五铢钱,陷入了沉思


所以这个游戏结束之后我可以把他们带回去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另一边,其他几人也找到了几个象征性的东西,美看了看地上成山的箱子,应该里面会有一个箱子是放钥匙的……


吧……



“哎,瓷,我这里没找到你说的那个箱子,”俄无奈的摆了摆头,瓷把目光转移到英法身上,但是得到的也是相同的回答。


就在四人在楼道里思考下一步怎么办的时候,才发现美利坚不见了。


“不至于吧?他走丢了?”


“我刚刚看见他走进一个房间然后就没出来过了。”法指了指角落,不仔细看还真难让人发现。


“我们先去看看,所有房间都找过了,说不定钥匙就在那。”俄建议到,刚靠近一点,一个箱子就飞出来砸到英的头上,把英毛帽子都弄歪了。


“hahaha,英吉利,你的样子可真是绅士。”


英刚想发火,结果下一秒,法手中的法棍就被纸箱砸到在地了。


“哼,某人的武器掉到地上可就不能吃了。”英见状,也讽刺了一句。


"你们先别吵了。”瓷烦躁的说,但是美貌似没有发现几人已经站在了门口,在那里自顾自的说到:


“这是什么?毛熊他们一家子祖传下来的列巴?”


“这是速冻饺子?樱桃馅料的,下回趁着瓷不在尝尝。”


“fuck,怎么会有我和毛子上次陪瓷看电影的照片,我记得看得是《长津湖》来着”……美想都没想就把俄那块给撕下来了


“哎,这个我喜欢,瓷的(不可说)照片。”


瓷刚要安抚俄想和打架的心情,但是现在他已经拿起来了板砖。




事后,瓷给出的解释是因为美闹着台独,自己气不过,就打了。


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




“所以你在这拆快递拆的还挺快活。”


“honey,你看这个是不是你要的东西。”美见机不对,从箱子最下面翻出来了一把钥匙。


“你找到了?"


“当然,灯塔的效率自然是第一。”瓷也没顾的上和他拌嘴,从他手中要来了钥匙就把门给打开了。


一打开门,外面的场景全然与房子内景不一样,到处是破旧不堪的草房子和那些吃不饱穿不暖的平民。






—————


未完待续




all瓷.原来要抓的犯人是你(上)

all瓷.原来要抓的犯人是你


无脑文.没有历史向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1.


“呵,几位警长怕不是压根忘不掉我吧。”瓷站在囚室里笑着看着美几人。


“我是犯人,但是你们也是。”


苏咽了咽喉咙里的口水,传出去也不怕人笑话,这个女人。


他们还真是忘不掉。




2.


“瓷老大,这次听闻警局里最近看护的紧。”那个人顿了顿,“而且还派出五位能力很强大的警长。”


“我们的记录也不少了,要不要收手啊?”有个胖子抓着手里的煎饼啃到。


其他人也点头:“就是啊,我们Money earned也不少了,足够我们活后半辈子了。”


身旁的法笑了笑:“你们都出来干这活了,还怕被抓啊?”刚刚说话的人面面相觑,毕竟,他们当初干这行的时候就没有这打算啊。


瓷点了跟烟抽,烟雾弥漫下的女人显得更加的动人,再加上本事就优势的身材,就算知道她干的事不正当,也有着大把的人追求。


“想走就走啊,我又不拦着你们,别把我和法暴露出来就行。”


其他人本想着会被拒绝,已经做好了牢底坐穿的准备,瓷反而是同意了,忙点头答应:


“谢谢老大,谢谢老大,我们怎么可能会暴露你们,我们感激还来不及。”


“滚///吧,滚/////的越远越好。”法假装恼怒到。


“好。”




3.


“他们都走了,留下你来干什么?”瓷靠在沙发上,望着一个看起来不出十五岁的小男孩问到。


“我……我,当初是您把我从火中救出来的,我想跟着您。”


瓷皱了皱眉头:“我干的事情危险并且都不是好人会做的,你也要跟着我?”


那个小男孩看了看瓷,又低下头,撅了撅嘴:“我觉得你是个好人啊。”


“我?好人,哈哈哈,小弟弟,你别跟我开玩笑了,”瓷被他逗笑,摇了摇头:“I killed more people than you ate.你现在也不过十四岁吧,我送你回家,你好好去上学。”


“我不是开玩笑的,我想跟着您,可以吗?”小男孩一直看着瓷的表情,生怕她会生气。


法给瓷端来一碗汤:“他愿意就留在这里吧。”


“也不是不行,但是他的家人怎么办?”瓷摸着这个孩子的脸颊,嗯,果然很软。


他的神情有些不自然,“我的家人已经在火中……”瓷沉默了,不是她不愿意收养一个孩子,只是她最近的任务害怕会牵连上他。


见瓷还在犹豫,他心急嘴更快:“我会做家务,我也会保护好我自己的。”


“好吧,既然你这么执着,那你住在这里吧。”


瓷摆了摆手,“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


“我叫小巴。”


瓷伸出手摸了摸他,“那我以后就是你姐姐了,但是我们的学还是要上的。”


“嗯,我会认真上课的。”




4.


“瓷,有人雇佣你去gy那四个高管。”晚上小巴睡着的时候,法走到瓷房间和她谈事。


“哪四个?这次定金多少。”


“那五个顶级警长里面其中四个,你的任务是苏维埃,美利坚,俄罗斯和南斯拉夫,我的是英吉利。”


瓷皱了皱眉头,“为什么你是一个我是四个。”


“我不清楚这次是谁派我们这么干的,我和他讨论过,但是那个人不同意,他一再坚持你四个我一个。”法耸了耸肩膀,并把聊天记录给了瓷。


瓷翻的看了一次,“那就这样吧,就当和老朋友再见见面。”


“对了,他有说为什么要gy而不是直接die呢?”瓷想了想不太对劲,转头和正准备做瑜伽的法问到。


“他说他会派更好的人手去die他们的,我们只要把他们gy上床就可以了。”


瓷看着还没有开始任务但是已经送过来一大箱的定金,诡异,真的很诡异。瓷思考着,这次任务为什么不让我们直接干掉他们,反而是gy,不是瓷顾虑太多,只是这样奇怪的客户实在是第一个。


“如果我们违约需要赔多少。”


法一愣,“你在想什么啊甜心,他们会把我们资料曝光的,那时候,你我都完了。”


“这次任务你就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吗?我们能力不差,而且gy人这种事情不是我们任务范围。”


“兴许是他们没找到想你这样身材好的呢,”法对瓷抛了一个媚眼,“管他呢,只能是多多牺牲你了。”


瓷烦闷的躺在沙发上,思来想去还是想不明白。




5.


“Hi,这位先生,要不要共舞一曲~”


“哒哒哒,你这个动作错了。”


“美丽的小姐,我可以请你喝一杯吗?”


“……”




“你确定美警长会在这里?”瓷嫌弃的看了看这个会场,因为他属实是没想到法会给他选到了这样一个……酒会。


“这里人不是挺多的吗?也方便你行动,你不知道,那个美利坚不是个好东西,他成天往这里跑,上面三楼左数第9个包间,你假装服务给他端酒进去,然后不用我多说了吧。”


瓷点了点头,然后就打晕了一名服务员换上了她的衣服。


“喂,06号,不是叫你去三楼那个包间送水果和酒吗?怎么还在这里磨磨蹭蹭。”一出门,有个老女人就骂骂咧咧的朝瓷走过来。


瓷扫了一眼老女人前面别着的徽章,然后赔笑到:“不好意思,副区长,我实在是忘记我应该送到哪里去了,您能再告诉我一遍吗?”


那个女人听到瓷的话反而脸色好了些,“在三楼左数第五个包间,我也没找到别人,你顺便把第九个包间的也去送了吧。”


哼,得来全不费工夫。




6.


“老列巴我跟你说……”


还没进去,房门口就可以听到有人叫喊,瓷顿了顿敲了敲门,然后传来她熟悉无比的声音。


“进来。”


瓷正努力回想着这声音的主人,然后便看到坐在沙发上差点干起架来的南和苏,苏看见她的时候也愣住了,“达瓦里氏?”


“……”


不巧的是,俄也坐在这里。


苍天啊,我是打算一个个攻略的,你给我整这出。。。瓷妈心里一万个草泥马。


南也把视线转了过来,快步上前,“你怎么在这里当服务员?”


瓷尴尬地笑了笑,我总不能来说我是专程过来gy你们,然后等你们被狗带再领一份更丰厚的奖励的吧。。


“呃,就当补贴家用,老师你们都在啊,那我就先走了哈。”


然后瓷转头把东西放下就准备离开这里,“等一下。”俄疑惑的看着她,“你家不会穷到让你过来当服务员的吧?”


瓷转头匆匆来了一句解释:“体验生活。”


南把门给锁上, “钥匙在我手里,把你这些年到底去哪了干什么了给我们说清楚。”




7.


瓷和法是一块走的,想来一时兴起,本准备只干两个月就回去,没想到这一做就做了十年。


当然,瓷也不是吃素的,三下五除二把几人说服了。


“那么,南同志,你可以把门给我打开了吗?我还有我的工作要做。”


南没办法,只好问瓷要了个联系方式就让她走了。


出了门以后,瓷缓了口气,才敲了美房间的门。


“进来,门没锁着。”一推开门,屋里就有一股怪异的味道,瓷强忍不适,把酒瓶放下。


“哎呀,美警长,你说是奴家身材好还是这个刚进来的服务生好。”


趴在美怀里的女子指了指,本来没注意到瓷的美才抬头看了眼。


“瓷?!”


她看着美,有些笑意:“几年不见,美先生玩的这么花呀。”


美刚要问瓷,这才意识还有其他人,挥了挥手,“你们先出去。”


那个被搂在怀里的女人不服气的瞪了瓷几眼,待人走光以后,美才发问:“你和法兰西去哪了?我们和英吉利找了你们好几年。”





8.


“呦,能让灯塔都这般着急,想必我也不是什么凡人。”瓷专门阴阳怪气的说到,看着美投过来不满的眼神,才把刚刚那番说辞又给美讲了一遍。


“……”


“那我走了,我还有工作。”瓷起身就要离开。


“等下honey,来了就别走了呗,我可是很想念你的一切。”


“包括身体。”









未完待续



all瓷.当众人穿越回瓷家古代

all瓷.当众人穿越回瓷家古时候


励志开新文的我嘿嘿嘿



—————



“这是什么?”瓷爹一手握着牛奶,看见京把这个盒子放到了房间里。


“不知道,当家的,我出门就发现这个了,上面写着你的名字,你不在,我就开车把它送到公寓这里了。”


美好奇的凑上来,“不介意我替你打开吧。”


“那就你来。”


得到回答的美二话不说给他拆开了,盒子里只有一层又一层的包装。


“fuck.瓷,你说实话,这是不是你故意包装好来整我的。”美在撕了五个包装袋后恼火的转向瓷,瓷好笑的看着他,说实在,这真不是他干的。


“你再撕撕看,说不定有惊喜。”听到这话,美直接把袋子甩给俄,


“毛子你力气大,要不你试试。”


同样,俄也把手里的瓶子向美扔了过去(危险动作,不要模仿),但还是把袋子捡了起来,用尽了力气把他打开。


但是众人找了半天都没有发现里面有什么,“这不会是个整蛊包装吧?”法看着地上的袋子泄气。


“等下,哥,你看这个东西是什么?”京指了指盒子里贴着另一个很小的按钮,美刚刚只看到了袋子。


美按了一下:“没什么反应啊?”


“既然这是送给瓷的包装,那么是不是必须得由他来按。”英放下手里的茶杯,转头向众人说到。


瓷点了点头,拿起来了盒子。


倒真如英所说,瓷一按下那个开关世界就被白光笼罩,刺的众人只得闭上眼睛,片刻以后,他们尝试的睁开了眼,却发现屋子里的物品设施都变了个样。


“欢迎各位来到这里。”冷不丁的声音吓了众人一跳,随即环顾四周想要找到声音的来处。


“不要找了,你们是看不到我的,但是我可以看到你们呦。”这个声音笑嘻嘻的对他们说,这着实有点诡异了,美和瓷对视一眼。


“那么请问,你把我们带到这里是要干吗?”瓷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差点把正事忘了,请你们来是要让你们回到你家过去的各个朝代各个时间里,完成相对应的任务,并且让当时朝代的意识体信任你们。”


美一听这话可不干,“我不要,过去没wife没电子的,而且我们又不是闲人,我们很忙的。”


对方听起来很“为难”:“抱歉美先生,你们既然按了那个按钮我认为你们是已经准备好了。”


这个话题说起来就让美又发了一通牢骚:“你那是专门的吧?”


“对不起,谁叫你们那么蠢,没想到盒子里还有其他的东西,这事情说起来还怪你呢,美先生。”声音显得有些委屈。


法疑惑:“我们并不知道那个按钮是干什么的。”


“啊?你们没有看上面有说明书的吗?”


“不好意思,但是我们确实找了遍,并没有你所说的东西。”


“那我可不管了,嘻嘻,有可能是我忘记放了吧。”


英皱了皱眉头:“原谅我的冒犯,小姐,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对方愣了一会,许久没有传过声音来,想必也是被英问住了,英又追问:“你是和我们一样还是说你根本不是……人。”


“抱歉,我叫楚楚,楚楚动人的楚。英先生,我不能回答您的问题,在你们做完一切后,我们会见面的。”


许是英的问法太不礼貌,这个叫楚楚的比刚刚回答的语调要冷漠几分。


“五位尊贵的先生们,一会这个房间会出现一些说明书,请认真观看,这对你们以后的生存会有很大的帮助。”


“五位不必担心时间,在你们完成所有任务后,你们原本世界时间也不过两天不到。”


“祝各旅途愉快喔。”






—————



未完待续.

京穿越时候没被带上,只有五常哈( *ˊᵕˋ)✩︎‧₊

all瓷.不要随便摸兔子后背好吗

all瓷.不要随便摸兔子后背好吗


南/美/俄/苏—瓷





1.


“所以日,你的意思是你在大街上找到这只兔子?”美拎着这只兔子上下大量到。


“对啊,美酱,他当时还蹬了我一眼,话说回来,他的眼睛还挺像瓷那个家伙的。”


美一惊,然后又把这个兔子转过来转过去,仿佛在找什么东西。


“美酱,怎么了,你在找什么?”


美听到以后就催着日走:“没什么……你先回去吧,走的时候把门带上。”


搞什么啊,日一脸懵逼,但还是小心的指着这个兔子:“那这个……”


美摆了摆手:“我还挺喜欢的,这个我就先留下了,反正他也没有主人不是吗?”



2.


古怪的家伙,日心里暗暗骂道,然后又装出一副乖顺的样子门给拉上。


美在确认日离开白宫以后就提起兔子,那兔子给他翻了一个白眼,明显不愿意看到他。


“?果然你就是瓷对吧?”美把他扔到了床上,带着嘲讽的语气,“你居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两人就这么盯着对方,谁也不移开视线。


“咚咚咚——祖国大人,有人找你。”华盛顿敲击着美的房门,“他们看起来挺着急的,您现在有时间吗?”


美自然知道来的人是谁。


过了好一会,美才说到:“我有,你去叫他们到会议室,对了,是带有卧室的那一间。”



3.


美利坚他搞什么?现在瓷被美提起来放到一张桌子上,“苏,我不知道你的学生在哪里。”美一边说着一边顺着瓷的后背。


“他总不可能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跑到我这里来吧?”


苏当然也不会蠢到这个地步:“京说瓷变成了一只兔子,并且我们刚刚在路上正好碰到日带着一只兔子向白宫走来。”


“那有没有可能是个巧合呐,日说这个宠物是他从店里给我买来当礼物的呐~”美也不松口,甚至已经编了一个谎言。


“是吗?我不知道你还有这兴趣。”俄一脸阴沉的看着美,在场的谁不是聪明人?自然明白桌子上的是谁。



4.


“偶尔玩玩,不就图个新鲜?你说呢,毛子?”美墨镜遮住了他的眼睛。


南也对美笑了笑,但是很短,“进来。”


美有些恼火,这是他的房子,但是看清来的人是谁以后,他的怒气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idiot,你怎么还没有走?”


日吞了吞口水,你动下脑子想想,谁会乐意在你这个不定时炸弹这里多待一会啊。


但是日惹不起美,也只能赔笑:“苏先生几人把我(绑架)带到这里的。”



5.


“这个兔子你在那里得到的。”苏问了一遍,不笑也不恼。


“……”


日的眼神飞速看了美一眼,不出所料,美狠狠蹬了他一眼,仿佛是说敢说实话你就完了。


他低下头,不是你们要了我的命吧,这个桌子上坐的哪个我敢惹?


“我确实是在大街上找到这只兔子的。”


日的声音越来越低,至少还可以让人听见。


“beat it!”美怒吼一声,他对于这种“背叛”最为讨厌,日一听这话就溜了出去。



6.


瓷爹极其不舒服的躺在桌子上,原因是,美一直在摸瓷的后背……


京平静的和美发出“请求”:“那么高高在上的美先生,你不会真的养一只意识体兔子吧?”说着,手向前伸了伸。


但是美丝毫没有停下来或者还给京的打算,像是没听懂一样:“世界灯塔养一只兔子还不简单。”


“那还请你把欠我哥的q还了。”京顿了顿,看着美一只摸着自家哥哥,脸色有些不好:“那个,你别摸后背了。”


“为什么?”


京显得有些难堪,此时会议室其他人也看向了京:“会……会假孕……”



7.


最后事情还是有惊无险的解决了。


当然,瓷爹刚刚变回来意识体以后就揍了美丽卡一顿。


揍得时候,苏示意京出去,好吧,谁不知道他们要干嘛…


“拜托轻点,再住了院可就不好看了。”



8.


“抱歉,我真的不知道兔子摸后背会假孕。”


“不过……要不要真的试试?”


谢邀,但不需要,瓷爹直接拒绝了他们。


俄把窗帘给拉上了,并且南也好心的锁了门。


你们除了锁门不会其他的了对吧?瓷心里暗骂。



9.


美把瓷抱进了卧室,甩在了床上:


“Consciousness doesn't seem to be pregnant, but it doesn't affect it.”


“You can't help screaming, the sound insulation here is not bad.”


"I'm still saying that, just stop if you really want to help me."


几人看向瓷,笑了笑:


"We are the same sentence. It's impossible."





Four assholes.





完.


all.瓷 被囚禁解救后(下)

all.瓷 被囚禁解救后


疯批美注意

 

南/苏/俄/美/法/英—瓷



1.


待几人开完会走后,韩和日又悄咪咪的把一剂药粉倒在了几人喝的杯子中。


“你在干什么?”瓷的话出现在两人身边,日打了一个激灵,把手里的粉末撒了一桌子。


韩嫌弃的推了推日,示意他说话的人事谁,使了使眼色,表示不要害怕。


“瓷桑你好~”


“我不好。”瓷板着脸说,“你在他们的杯子里放了什么?”


“是这样啊,既然被你发现了~”日的语调一转,“反正早晚被你知道,不如现在告诉你,你倒也不必恨他们了。”



2.


“我新发明的药剂,我管他叫魅惑钢琴,怎么样,这个名字不错吧?他是我用来专门对付你的。”


“我每次只要让他们服下,然后在他们回家后弹奏钢琴,他们必然会被我的药剂所中。”


“恰巧那些天他们找我说你好几个月没和他们do,他们想关上你一天。”


“那时候韩就把药剂给了几人,就这样,他们无意识violate了你两个月。”


然后,韩恨恨的看了瓷一眼:“你倒是命大,被他们那般欺负都能活过来。”


“本来是想以你本体做实验的,但是美突然提出来,我也就不必了。”



3.


瓷暗暗想到,确实每次迷糊中可以听到一阵钢琴声,本以为是有人再练习,不曾想居然是故意为之。


“你刚刚大病初愈,应该不能多动弹吧?”


日的眼神闪过一丝阴险,“韩,把他给我打晕。”说着,韩手里多出了一根木棍,朝瓷打去。


“放下!”苏击中两人要害,打昏在地。


“再晚点我就完了。”瓷对苏苦笑。


这本就是五常和苏和南设下的圈套,他们在群聊和瓷谈了关押他的那几个月不对劲的感受,瓷在仔细思考后决定还是相信他们。



4.


其他几人在瓷刚说完就进来,美厌恶的看了自己养的宠物,踢了两脚。


几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有开口。


瓷看了一眼,提上公文包打算走,“别喝桌子上的水,被狗下了毒。”


法耸了耸肩膀,美自知自己的错误最大,自然也没厚脸皮的跟了上去。


英也找了个角落坐那里独自喝茶,只有俄围着桌子转。



5.


“行了,差不多了毛子,你在那里转圈有意思吗?”美忍无可忍的对俄叫了一声,刚刚两个宠物的一番话让他已经升起了怒火,正好想向俄发火。


“想个计划让他原谅我们吧?”


“法兰西,你在想什么?我们这么对他,他那种性格可能吗?美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瓷家是不是有一种‘负荆请罪’的典故?”俄冒出了一句。


英的茶水从嘴里喷了出来,法嫌弃的蹬了一眼,“你别想了,瓷不会因为你背个荆条就原谅你的。”


“不是美利坚,你左一个行不通右一个不好,你倒是说,我们应该怎么哄他?”


“不必了。”英说,“他已经单方面向我们宣告分手了。”英看了眼瓷发来的消息。



6.


“你真和他们分了?”南递给瓷一块牛排,瓷尝了一口:“好吃,但是凉了就不是这样了。”


苏和南明白他的意思,反正他俩也没有劝的打算,“要不要试试刚端上来的?”


瓷一顿,随后笑了笑:“那就试试,可能会有不一样的味道。”



7.


但是此后,瓷每天可以在家门口收到四支花,累计起来,种类有黄玫瑰、风信子、石生花、郁金香和满天星,掰掰脚趾都知道是谁送过来的。


这样累计的两个月,瓷对于他们几个任凭怎么浪费q也无动于衷,终于有一天,瓷想清楚要结束这段朦胧的感情。


他把两个月送来的花扔在了美的办公室,这个方法不是他想的就是法想的,另外两个一个傲娇一个直,瓷太了解他们了。



8.


几人看着办公室堆满的鲜花,哦,不能说是鲜花,除了今天早上的其他已经枯萎。


美找日和韩暴揍了一顿出了口气,其他三人也只能承认了这个结果。



9.

瓷本以为以后他们就不会在这种不明不楚的关系中徘徊了,谁知第二天,美像是恢复了从前。


嘴里叼玫瑰,挡住了瓷办公室的门:“嗨,honey,今天下午下班要不要来一场浪漫的烛光晚餐?”


罢了,他们爱咋地就咋地吧。







完.


这个结局满意吗?



all.瓷 被囚禁解救后(中)

all.瓷 被囚禁解救后


疯批美注意

 

南/苏/俄/美/法/英—瓷



1.


“毛子你被老列巴打碎智商了?”美被俄一番话感到奇怪,随后看了看旁边的瓷:“这计划可是你策划的,现在想反悔?”


“这计划可是你策划的。”这几个字深深砸在瓷的意识中,他失望的抬起头看了看俄,然后又垂了下去,显得很无助。


俄一惊,没错,这个计划是他和美英法三人一起准备的,其中,他的那份出力最多,那些物品以及打晕瓷关到地下室都是他干的。


“行了毛子,你也回去吧,免得你爹那个老列巴通过你知道我们把瓷藏在哪里。”


美皱了皱眉头,伸手就要拉瓷,但是不管怎么样,瓷都没有动弹,前面的发丝挡住了瓷爹的眼睛。



2.


“瓷我告诉你,你别不知好歹,你小心我回去把你日的更惨!”美指着瓷说到,甚至用手捏住了瓷的下巴。


瓷也没有畏惧,抬起头狠狠的瞪了美一眼。


“你敢瞪我?”美说着就要把瓷拖进去病房里面上了。


“你在干什么,美利坚!?”苏的声音传了过来。


南跑在苏的前面,美对他们的突然出现有些一愣,紧揪着瓷的衣领放了下来,等到察觉时,瓷已经被南抱在了怀中。


"Disgusting bastard, you don't deserve to touch him."



3.


"Who did you call a bastard, Yugoslavia?"美的语气略微愤怒,随后他又笑了一下:"You are so protective of him. Have you ever seen him humiliated by the four of us pressing on the ground in turn?"


“我说,他那个样子真是太见了,他哭着喊着求我们停下,我们当然不会。”


“他被我们每天轮番上阵,hahaha,他连嗓子都喊哑了 。”


南抱着瓷,忍着不把美利坚推到在地上暴揍的心情,苏掰断了一个列巴。


英这下也觉得美说的太多了,虽然确实如此,法在心里对瓷说了一万个对不起,但是就连俄也承认,如果再来一次,他还是会把瓷关在笼子里。



4.


“……”


苏赶走了包括俄在内的四人,并且让世卫加强了对瓷的看护。


“达瓦里氏,想哭就哭出来吧。”


瓷躲在被窝里哆嗦,美对一番话让他回忆起很多不好的记忆。


他摸了摸嗓子,他还是可以听到自己的哭声,See the four demons humiliate his body.他只能无助的求助美他们。


过了好一会,瓷的心情渐渐平稳下来。


泪眼汪汪的看着苏和南,顿时理解了为什么美他们那么想看到瓷的哭容。


“别担心,京那边他是不可能真的动手的,你这一个月好好歇着,世卫说你两个星期后嗓子就可以发声了。”



5.


果真如南所说,美虽然天天过来以京为要挟着瓷,但是始终没有对他们动什么手脚,瓷的嗓子也可以正常发声了。


“老师,我想去上班。”


正在为瓷盛汤的南手里的汤勺差点掉下去,“你说啥?你想去联那里正常上班?”


瓷点了点头,“不行。”


“没关系,京最近压力挺大的,我想早点去上班,我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打倒五个美丽卡还是没什么问题的。”瓷半开着玩笑。


南和苏对视了一眼,瓷想去做的事情还没有做不成的。


“照顾好自己。”



6.


“各位有反对美的意见的吗?”


瓷举起了手,坐在前面的四人有些诧异,本来瓷今天上班就意料之外了,他现在在干吗?暴露自己是个哑巴的事实以此报复?


瓷流利的将稿词说了出来,美看着瓷有些疑问,昨天他发现自己的身体貌似不受控制了,他好多对瓷的暴力倾向都是无意识发生的。


其他三人也有同样感觉,他们看到瓷坐在这里反而是送了口气。




此外,日和韩看着不远的瓷,秘密谋划新的计划。




未完待续.


留下一个小悬念~






all.瓷 被囚禁解救后(上)

all.瓷 被囚禁解救后


疯批美注意

 

南/苏/俄/美/法/英—瓷



1.


世卫晃了一下手,看着眼前眼神呆滞的瓷,试探性的问到:“瓷,您还可以看到我吗?”


瓷抬起头,使劲的摇晃着头,指了指自己的嗓子和下部。


“你……说不出话了?”


瓷又点了下头,他发现自己现在什么也不可以做,垂下头去,世卫清楚的看到刚刚瓷眼中的恐惧和绝望。


“你……你被他们关了两个月?”


瓷这才打开手机,给他发了一段话,世卫一惊,又尝试的和瓷沟通了几句。



2.


他走出房间,对着外面的几个罪魁祸首和联说到:“情况很不好,你们究竟对他干了什么?他连话也说不了了。”


美不在乎的说了一句:“是吗,我不知道,他昨天还能说来着,他现在不会是故意的吧?”


旁边的南能忍?他和苏把瓷让给了这几个小王八犊子不是让他们拿来糟蹋的,直接把美按在墙上一拳一拳向上打。


苏没有阻拦,事态发展成这样,他心里更不舒服,瓷可是他看的长大的。


“我就说这几个月没见他,敢情你们居然把他关在了地下室!”世卫皱着眉头说:“你们除了对他violate还干了什么?”


“……”


美自嘲的笑了笑,然后向汇报工作一样把那些事情一件件抖出来,他脸上的表情显得很自豪,吹嘘的是,其他三个听到这些脸上也毫无波澜,只有俄散过一丝担心的情绪。


"Four crazy people!"南大怒。


"So what? We love him."美嚣张的看着南。


"You don't call that love, America."联平静的和他们说。


苏第一次这么赞同联说的话,大步走到美面前:“目前看来,瓷的归属权不能给你们了,我们会替你们照顾他。”


“为什么?”美冷笑。


“我不打包票你会做些什么,但是他是我的学生,我必须保护他。”


美也释然了,叫上法和英要走,“用列巴的方法保护他?我等待他出院的那天,但是不代表我不会再来这里找他玩。”



3.


南看着三人远去的背影,转头看,苏已经把俄打了个半残,他没有插手,即使俄是他的侄子,但是在他看来,他和美利坚没有区别。


“世卫,麻烦给他安排一个病房。”苏已经打完了,丢下这句话就推门进去了瓷的房间。


推开门,瓷正坐在靠窗的地方,一只腿已经伸出去了,无助的看着窗外,甚至大胆的站了起来,看起来像一了了之。


南一惊,慢慢的走进瓷,他不是不着急,是怕惊动了瓷。


瓷感觉自己的腰被物体触摸,直接回头不由分说打了一个巴掌。


当他看见是南时,想开口说对不起,但是发现自己的嗓子不能发声,失落的低下头。


“小同志你打我干吗……不是,你怎么了?”


此刻南已经把瓷报到了床上。


苏刚想开口教育瓷一番,结果瓷居然哭了。


是的,你没听错,瓷爹哭了,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苏看了一阵心疼,想说的话也闭住了。


过了好一会,瓷才缓过来,揉了下眼睛,然后点开手机,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个清楚。


南看着上面的语句,苏低下身子抚摸着瓷的脸:


“把房间门锁好,我们每天晚上7点半和中午11点来看你,有例外我会给你发消息,其余除了世卫和联别让任何人进来。”


瓷点了点头,他明白,他一点也不傻,他知道美利坚会想办法把他带回去的。



他真的不想再过那个暗无天日的时光了,两个月之久,好像过了一个世纪,好在京把家照理的不错。



对了,最近的时政怎么样了?


瓷缓缓向两人打字询问。


“你好好休息,我和南明天把资料给你整理出来。”


“我去给你买些吃的,我叫京来陪你。”


“谢谢你们。”



4.


隔天,美利坚果然来找瓷了,


“开门,瓷,我知道你醒着。”


“好了美利坚,我们这次做的太过分,他不愿意见我们也是应当的。”法制止了美继续下去。


“英吉利你管好法。”美气恼的说,但是他马上又想到另一个法子:“你弟弟~你不在可是要替你受苦了噢~”


"You are really not a gentleman, but I think it is feasible"英喝了一口茶。


美得逞的笑了笑,坐在了病房走廊的椅子上,他知道瓷肯定会出来



5.


果不其然,瓷解开了锁住的门。


“果然你弟弟还是比我们重要啊,算了,我也不强迫你,你和我们回去,我们可以给你请更好的医生。”


瓷没有说话,他知道美在圈他,更何况他也不会说话。


“别不吭声,honey~”


见瓷还是不搭话,他瞬间愤怒,捏住瓷的下巴:“不会吧,你把你弟弟安危推开了?为了你自己。”


英在旁边损了他一句:“你是不是碳酸饮料喝多了,脑子坏了,世卫昨天说他不能说话你是不是忘了?”


美白了他一样:“那也比你整天喝茶要好得多。”


“你们在干吗?”俄从另一旁的病房走过来,将瓷推在了身后。


美皱起了眉头:“毛子你怎么了?当然是把瓷带回去。”


“我昨天仔细想了一晚上,我们错了,美利坚,我们真的错了,那不是爱瓷,是害他,联说到一点没错。”






未完待续.


爹爹我对不起您把您写的这么惨。

现瓷和弱瓷互穿2

现瓷和弱瓷互穿


慎入,all瓷 




瓷打完美以后就走了,美对着远去的背影狠狠tui了一口。


“爸,你没事吧?”日热切的拥上去。


美嫌弃的推开,“刚才他打我的时候你们怎么不说话?”美的语气很不好,可见他的怒气,没办法,瓷已经走了,只能把气撒在日他们身上了。


其他动物一听这话吓得大气也不敢出,刚刚如果瓷执意要把美打个半死他们也不会插手的。


韩献媚的说了一番话,美听后瞬间爽快了不少,大步向前面走去,见后面的人都站着不动,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他的小弟才反应过来,重新围在美的身边供奉他。




瓷走到他的办公室,看见印正坐在里面。


“呦,这不是瓷嘛~怎么样,我的文件你做好了没?”他一手装满恒河水的被子,一只手用指尖敲击的桌面,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真能坐到这里呐。


“滚开!”瓷爹刚刚碰见美心情本就不好,现在印此番如此,更是让他恼怒不已。


印听见这话,感觉奇怪:“这是我的位置。”


瓷不耐烦的指了指旁边的名称,上面赫然写着几个大字:


联////合////国////安////理////会////五常——瓷”


“那有怎么样?你是不是我昨天打得你不够疼,让你好了伤疤忘了痛?”印不以为然,他觉得他比瓷适合这个位置。


考虑到印的实力也不是很差,瓷没有和他多说:“打一架?打赢了办公室是谁的?”


还没等他多说,瓷爹直接连桌子翻起,提着他打了个半死不活,手上的杯子也被打翻到地,恒河水的臭味弥漫整个办公室。


毫无疑问,瓷爹赢了,但是看看这如狗窝一样的办公室,才嫌弃的对他说:“我不要这屋子了,你自己住吧。”


然后取出自己的物品,走出办公室给联发了一条消息:


“麻烦给我安排一间新的办公室,联。”


联受到这消息有些诧异,想着这又要干吗?虽然感觉奇怪,但还是同意了下来,“好。目前空闲的办公室在另外四常到办公室旁边,您看可以吗?”


瓷这才回头看了眼自己的办公室位置,好嘛,离五常主办公室这么远,瓷爹咧了咧嘴,有必要这么嫌弃我?这不摆明了欺负我?


没多想,他便带着东西赶去了自己的办公室,大约收拾了一个小时,才歇下来,经过一番收拾,可算有个样子了。





刚坐在椅子上休息揉了下眼,联就通知他们五个开会。


赶去开会,竟发现印居然又厚脸皮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而且貌似还在向美申诉自己刚刚被瓷欺负。


好家伙,那哭的真是梨花带雨啊,瓷心里泛起一阵EX。


但是没有走过去,美在心里暗笑瓷再怎么样也不敢坐在这里,但是瓷走到后面一个比较空旷的位置,放着几把椅子。(联买上防止美再摔坏的。)


瓷爹把椅子抬起,想着印走来,把这里放的原本的椅子给扔开,没错,就在扔开,连印一起,旁边四常惊讶地看着瓷的动作。


“くそったれ!(ku so tta re,瓷你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你坐过的椅子我不想再坐了而已。”


印也自知理亏,骂骂咧咧的走了。



“好了,各位,那我们可以开会了吗?”







未完待续.


占标签致歉。